Alpha那维莱特与Beta芙宁娜。

    虽然ABO了但生理描写完全是参考现实普通女性。现实中请使用安全可靠的润滑

    惯例的称呼多变,水之神/少女神明等都是指芙宁娜,龙/最高审判官是那维莱特。

    发生在共治期间。没什么感情描写只是开个车……毕竟我觉得那芙隐婚500年了,所以创作时总默认很粗的双箭头或者就是在谈了但两位大人中没一个意识到在谈

    包含要素:这是那维莱特,很帅的龙,秒射了。

    被情潮折磨的很可怜?的A

    芙宁娜的生理教学课堂,自慰给那维莱特看。骑乘。

    少有人会不为自己国度的神明所自豪吧?强大的力量,过人的智慧,美好的品德,何况他们的新水神如此动人,枫丹人更不会吝啬赞词。只是对神明的赞颂往往以遗憾结尾,谈及如此话题的最后,淑女摇着扇子掩面,绅士们也可惜地喝光剩下的红茶:“芙宁娜大人要是Omega就好了。”

    人们总是这么说。

    芙宁娜却对自己的第二性别满意不已。当然任何一位知情者并不存在的都会赞同她的,需要扮演一位神明,时间未知,那Beta才是最好的最完美的选项,万一被情色支配可就完蛋了。总之简单思考下正是这样的道理,芙宁娜也确实一直秉持优雅,不会被信息素干扰,不会失控,连半夜自己的被窝里钻进来一只那维莱特也能冷静万分处理后续——

    不,这还是很吓人的。心思太沉的少女神明向来浅眠,芙宁娜当然在身上多出来一个人的重量时便立刻醒来。她已经想好要让那维莱特判这个混帐东西死刑了,结果入眼万分熟悉一张脸,要脱口而出的尖叫只好半卡在嗓子眼又勉强咽下。历史上有迹可循的,爬沫芒宫房间窗户的贼人被最高审判官送进监狱打了下半辈子螺丝,但没迹可寻的,最高审判官他晚上和水神睡一起怎么判——

    早知道,就该立法禁止下属爬上司床?

    芙宁娜试图逃避现实,她大概也加班到神志不清了,只要眼一闭房间里就没有这条不请自来的水龙,只有她在与被窝缠缠绵绵。可惜水龙延续一贯的不给面子,白天在欧庇克莱歌剧院拆了神明的台,晚上还要来骚扰她。那维莱特正趴在她身上,不再是平日的冷静、内敛,紧紧地用尚且是人类的双臂紧紧搂着她,阴茎也硬得厉害,随着主人乱蹭的动作戳来戳去。

    “……”芙宁娜这个月不知道第多少次叹气。她只好认命地把睡衣再扯开点露出那节白皙纤细的颈脖,果然龙就迫不及待地凑近了。甚至称得上是炽热的吐息喷洒在敏感的肌肤上,她有些不适地偏头避开,那维莱特却反应剧烈地收紧了怀抱。Alpha喉头滚动着,发出像猫一样的“呼噜呼噜”声响,两条龙角也莹莹亮着光,随着它们主人的呼吸起伏明明灭灭的。

    发情了。芙宁娜若有所思,过去无事发生她还以为龙族是不同的,原来是没到时间?对于最高审判官这个职位来说有点麻烦,光每个月的排班就够头疼了,可又不能不给Alpha放假。而且,她还应该帮那维莱特找个匹配的Omega?

    “……唔!”再一次被那维莱特舔过颈侧的少女神明决定先放弃这些无聊的想法。身上的男人,哦不,应该说是兽类已被最原始的情欲支配了,有些没轻没重的,房间里的信息素也像海潮,翻涌,厚重,源源不绝。芙宁娜不动声色地吸吸鼻子,领悟到明天肯定没人来沫芒宫了,虽然她什么感受也没有。对于Beta来说,所谓的天雷勾地火的、惊为天人的信息素可能还不如衣物洗涤剂的残留,好歹后者可以对各种香型做出评价,对前者作评……水神也不会想因为性骚扰进监狱的。总之理所当然的,芙宁娜没什么触动,挣出手来把没什么防备的龙推开坐起。即使在拧开床头水母小夜灯的这会那维莱特又马上把脑袋贴近她的躯体,但总算能仔细评估这只新鲜出炉的Alpha的状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