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创创记>都市青春>被坏蛋医生玩哭的笨蛋美人 > 被丈夫冷落,时回忆被医生玩弄的细节c喷
    慕思宁做了一个梦,梦里他跟丈夫激烈做爱,攀上无数次极致的高潮。

    那种销魂噬骨的感觉让他身临其境,仿佛这个逼真的梦境真实存在过,以至于刚醒过来的时候,他还对梦境里的内容念念不忘回味无穷。

    随后慕思宁就感觉到了自己下边的湿黏,还隐隐有点痒热酸胀,只是轻轻并拢双腿摩擦穴瓣,细密的酥痒就窜了上来。

    弄得他耳根发烫,似乎又有湿意从逼肉里涌了出来。

    在祁医生的诊所里做春梦,还起反应把内裤弄湿了,这真是……

    慕思宁羞愧得无地自容,连忙起身跑去洗手间处理下体的狼藉,途中还碰上了前来取药的祁修远。

    被他那双温和如玉的双眸盯着时,慕思宁脸上简直是要烫得冒气,低下头不敢与他对视,自然也就错过了祁修远眼里饱含深意的调笑意味。

    鉴于祁修远在慕思宁面前表现得实在是太好,在发现自己下体的私处隐隐泛红酥麻无比时,慕思宁根本没怀疑到他头上,还以为是自己被春梦影响到了的缘故。

    祁修远早给他那里上了药,红肿现在已经消退得差不多,再加上慕思宁有一阵子没跟丈夫同房了,身体的欲望无处宣泄,反应大一些应该是正常的……吧?

    回家当晚,慕思宁情欲浮动,被白天做的春梦和下体的酥痒刺激得不轻。

    洗完澡后,他特意换了身轻薄的睡衣,纱质的衣服半遮半掩,显出乳沟的形状,细腰和翘臀都被勾勒出来。

    好不容易等到丈夫回家,可行色匆匆的男人只是看了他一眼,就换身行头准备出门了,丝毫没有要跟慕思宁亲热的意思。

    他敏锐地察觉到了异常,抿着唇走到陈则身后。

    “等下还要出门吗?”

    “对,公司有别的安排。”陈则在镜子前打领结,头发也涂了一层发蜡,难得把自己拾缀得这么体面精神。

    不复以往疲惫邋遢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