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创创记>都市青春>被坏蛋医生玩哭的笨蛋美人 > ,全S在脸上/被欺负了还要说谢谢
    满是湿意的手蹭上红润的唇,指腹贴着唇瓣蹂躏片刻后,挤进慕思宁唇齿之间。

    祁修远把沾满逼水的手指塞进他嘴里,让人妻好好品尝一下他自己的味道。

    昏睡中的慕思宁尝不出什么滋味,被撬开的嘴唇下意识动了动,柔软的舌尖扫过伸进来手指,像是在上面轻轻地舔了一下,撩人意味十足。

    舔得祁修远眼眸暗沉,两指夹住他的软舌挑逗,把慕思宁夹得眉间微蹙,难受地哼哼两声,舌头蹭着他的手指不安地滑动,似乎想要挣开他的禁锢。

    祁修远勾着他的小舌头玩了一会儿,把慕思宁玩得舌尖发麻没力气陪他耗了,这才把手指抽出来,拉出一条纤长暧昧的银丝。

    玩弄人妻身体这么久,祁修远下边早已硬得鼓囊囊的,勃起的性器支出大帐篷,火热胀疼得现在就想狠狠插进人妻的骚屄。

    可真要那么做的话,事情恐怕就瞒不住了,祁修远这根东西尺寸太大,真插进去势必要把慕思宁的小屄肏红肏肿不可。

    祁修远也只好暂时歇了这个想法,他拉下自己的裤链,放出苏醒的深紫色大肉棒,退而求其次地抵上人妻的嘴唇。

    扶着大肉棒拍了拍慕思宁的脸,祁修远扒开他的嘴,大龟头率先挤进嘴里,蹭过柔软的唇瓣,一路挺腰肏进口腔深处。

    被湿热之处包裹的感觉让祁修远舒爽得低声喟叹,雄腰不由自主地挺动起来,青筋暴起的性器在慕思宁口腔里滑动蹭弄。

    模仿着性交的动作,在他嘴里肏出细微水声。

    嘴里被塞满的感觉并不好受,喉咙还时不时被滚烫的事物戳弄,舌头都被磨蹭着来回翻动,口腔沦为性器寻欢作乐的飞机杯。

    “唔……”

    慕思宁紧蹙着眉,细声呜咽着想要吐出这个火热的大家伙,可后脑被祁修远大手推着迎上来,只能被迫吞吐这根大肉棒,涎水从张开的嘴角流了出来。

    祁修远按着他的脑袋贴向自己胯下,慕思宁整张脸都埋进他小腹,嘴巴大张着含到性器根部,皮肤被粗粝的阴毛刮弄。

    若是在清醒的状态下,估计还能嗅到纯男性的腥燥气息,因为吃鸡巴吃得太深,龟头径直抵到喉咙的部位,不适感让慕思宁止不住想要呜咽逃离,湿红的眼眶泛起了泪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