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创创记>都市青春>被坏蛋医生玩哭的笨蛋美人 > R夹带项圈,玩R玩到喷N,被医生吸N水也很爽
    这次慕思宁并没有晕过去,身体的疲软乏力让他无法动弹,意识却还十分清醒着,不知是不是祁修远有意这么做。

    他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祁修远抱入房间,纤长的四肢戴上精致的软皮镣铐,衣服也很快被拉扯下来,露出爱痕犹存的身体。

    被迫沦为他人随意摆弄的禁脔。

    慕思宁无力地挣扎抗拒,眼角衔着泪珠哽咽不止,试图遮掩裸露在祁修远眼皮底下的奶子,两条软绵绵的腿也费力地夹着,保护身上仅剩的布料。

    祁修远看他害怕得快要哭断气了,真扒光只怕等会儿人妻无心享乐,给他留了小内裤蔽体。

    其实也遮不住什么。

    白生生的大腿就在眼下晃动,挺翘的臀瓣勾勒出色情的圆弧,小穴唇肉鼓囊囊的,穴缝处染着湿痕,微微往里凹陷,形状分明。

    不过今天的重头戏暂时还不是下边,祁修远不急着朝他汁水丰润的小雌花下手。

    把慕思宁双手按到床头锁好,祁修远抚摸着他泪痕沾湿的小脸,捏起下巴欣赏人妻的羞愤和恐惧。

    比起被催眠后乖顺雌伏在他身下的可人模样,清醒时的慕思宁欺负起来也别有一番滋味。

    小人妻碍于偷情背德感不愿屈就他,一边被肏得呻吟不止潮喷流水,一边又抵触他的触碰和进入,明明身体爽得要死,心里却屈辱着不愿意接受。

    只有被艹到神志不清的时候,才会坦诚地顺应本能迎合他,小嘴嘟着让他亲,小逼也挨过来让他肏,又纯又涩简直像是落入人间的小魅魔。

    对上祁修远笑意吟吟的眼睛,笑面虎似的让人心底发寒,慕思宁眼眶湿红,颤着身体往后躲,拽得手脚上的软铐在细嫩的皮肤上磨出红痕。

    任凭他怎么挣扎,始终逃不出祁修远的掌心。

    嘴唇被对方的手指摩挲抚摸,很快便游刃而下,沿着喉结锁骨滑到他胸前,掌心罩住浑圆的乳肉,毫不客气地揉捏掐弄,略微粗粝的指腹紧贴乳晕按压刺激,把奶头揉搓得发硬。

    “不……嗯……医生……不要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