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宏的宫门下,霞光洒落。天边的夕阳映出一片火烧云。身披铁甲,训练有素的御林军位列两侧,手中长枪倒映寒光,光是看一眼,就给人带来极大的压迫感。

    宫门口,江缉熙立于高头大马旁,他的身后,是漫天的火烧云。明艳的霞光犹如天神的祝福,毫不吝啬的洒了少年满身。一身火红婚服,金灿与红艳交相辉映,美的好似一幅画。

    文武大臣立于两侧,身后是长到没有尽头的迎亲队伍

    有朝臣偶尔转头,看一眼站在中间脊背笔直如松的少年。虽是一身病弱,却从未丢弃半分将门风骨,一身脊骨未曾有过一丝弯折。

    无奈只能摇头惜叹。

    时运不眷少年人,将门却余病弱身。虽有风骨,也只有风骨。

    离宫门还有百步的时候,皇帝忽然下轿,他走到云殊坐的婚轿前:“小妹,下轿,剩下的路,大兄背着你走。”

    云殊愣了愣,她知道,在有一些小世界里,会有新娘出家兄弟背着到大门口的习俗。她也知道,皇帝疼爱乐阳,却未想过他能做到如此地步。

    是对这个小世界的帝王数据收集的还不够吗?云殊想,一定是这样的。

    趴在皇帝宽阔的背上时,云殊鼻尖忽然酸一下。她知道,这是原主身体遗留下的反应,可陌生的感觉仍让她愣了好一会儿。

    这是,难过吗?应该是吧,情绪波动和以前宿主离开小世界的时候很像。

    皇帝的每一步都迈的很稳,很小心,生怕摔着背上的妹妹。

    他忽然想起来母后刚离世的时候,他跪坐在棺椁前为母后守灵。那时候云殊还很小,对这世间的一切都还很懵懂,也知道什么是死亡。看见他在哭就哒哒哒的跑过来扯着他袖子问:“皇兄是在哭吗?”

    “皇兄为什么要哭,母妃说掉小豆豆就是难过,阿殊不喜欢难过,皇兄也不要难过好不好?阿殊给皇兄吃我最喜欢的糕点。”

    凄冷的灵堂内,烛火照耀着小姑娘稚嫩的脸庞,还有她举在手中的小糕饼。她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不喜欢难过,也不想自己最喜欢的大兄难过,就跑过来安慰他。可等她知道母后再也不会回来了之后,却又比谁哭的都更大声,更凄厉。

    “乐阳,你怨皇兄吗?”皇帝忽然声音沙哑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