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了吗?陛下给公主殿下和清竹院那位赐婚了。”

    “啧啧,这病秧子还真是命好,拖着一副快死的身子居然还能娶到公主。”

    “切,有什么命好的,公主殿下讨厌二公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整个京城都知道,公主最是厌恶那等柔弱之人,更别提病的连路都走不了的二公子。估计就是看上了他那张脸,打算弄回公主府当个玩物。”

    “也是,二公子那张脸,说是人间尤物也不为过,怕不是就靠着样貌才勾的公主应下了婚事吧哈哈哈哈。”

    不远处的假山后面,身着一袭青衣锦袍的病弱少年坐在轮椅上,下人门讨论调笑的话语一字不落的传入他的耳中。

    少年一双手死死蹿着衣角,指节苍白到不正常,本就病弱的面容此刻更是一片灰暗,眼底水雾弥漫。

    她真的,只是把我当做一个玩物?

    风华正茂的十七岁,本该是最为肆意的年纪,可此刻的江缉熙却浑身透着一股绝望与死气。

    江缉熙长的很好看,这是皇城公认的事实。当初陛下钦点的状元游街时曾无意间看见了坐于高楼之上的江缉熙。回到府邸后对那日惊艳的一眼无比难忘,论诗会上公然为其做诗一首,赞其容颜绝世。

    林间清泉,温润白玉,惊鸿一瞥,倾绝难忘。这是京中人对他容貌的称赞。

    倾绝难忘,是称赞,也是轻视。

    无论外人怎么猜想,大婚依旧如期举行。

    天还不亮,江缉熙就被一群人拉起来沐浴焚香更衣,婚服是宫中的绣娘缝制的,上等的面料制出的衣裳在烛火的照耀下仿佛散发着华光。素来寡淡的少年换上了一袭烈焰红衣,精致的容颜中透着一股病态,少了一丝红衣所带的艳丽,更填一丝柔和。

    江缉熙坐在轮椅上,静静的看着屋中的人走来走去的忙碌着,在他的身边,站着一个身形高大,面容俊美的男子。

    男子紧皱着眉头,本是成亲的大喜日子,面上却不见一丝喜悦。

    “小弟,若你不愿与公主成亲,吉时还未到,大哥还能帮你。”